我院参加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学术周“群英会”活动
2014-04-18 09:18:19   来源:

清华同衡于2014年4月14日开启2014第二届清华同衡学术周活动,今天是会议的第三天,会议汇集业界精英,又称“群英会”。群英会以立足城市管理规划、重回营造等热点问题,展开讨论。
2014年4月16日
举办地点:清华同衡16层咖啡厅(主会场)+1625百人会议室(直播分会场)
群英会:重回营造
特邀主持人:凤凰城市与旅游研究院院长 叶一剑
对话嘉宾
袁牧 清华同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
吴耀东 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建筑师
林 洋 清尚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赵冬泉 清控人居环境研究院总工程师
张鸿涛 国环清华环境工程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

\

一段时期以来,我国在探索新型城镇化发展路径的背景下,高速发展的城镇化并没有伴随着人居环境质量同步发展,给产业链上下游的相关机构敲起了警钟!
  如何集各专业力量面对经济、社会、空间发展等问题的挑战?
  如何在人居环境科学理论的指导下去思考与实践,以社会热点和发展关键点为脉络,去探索学科发展、建设实践与统筹联动等问题。
  我们特邀请“清控人居集团”各业务板块的总工程师们共同探讨,理想人居的综合营造方式。

  主持人:在不同的背景下,我们对重回营造将做出怎样的诠释?怎么来完成对规划界乃至城镇化历史进程的影响,这是今天同衡或者是同衡背后的清华建筑学系这样的群体所能够留给公众比较大的遗产或者是一种精神追求。请谈一谈营造表达了什么样的状态或者精神?

  吴耀东:营造法式核心是怎么理解营造的东西。营造法式出于北宋,是设计和时空的规范。那个时代该的营造,有三点对我们今天理解营造有所启发。第一无论是城市营造、建设营造或者室内都是要讲规矩。包括我们的环境,都要有规矩。营造法式内容中的编造方式是从材料以及材料加工出发。在我们营造法式的材料基础上又加上了后来工业化的材料:钢铁、玻璃、混凝土这些东西,这是第二个我觉得特别对营造有启发的。第三点提到营造我更愿意理解为动词,是要动手参与的概念。

  主持人:窗户也是建筑的一部分,在实用功能之外,它本身就有审美的追求。它的功能性和审美性在室内空间里都扮演着一个角色,可能背后也有这样营造的理念和追求。今天的操作方式还有没有那样一种思维在里面?

  林洋:现在为了追求快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产生了大量的建筑任务,原来一起做的事情细分批量化生产,其实应先解决这个问题。分开之后就造成了刚说的那个问题。我们现在很多建筑完全不是一个整体,规划、景观、建筑、室内、艺术、视觉系统完全是分开的。如果想重回营造,把审美和功能分割开是不对的。

  主持人:吴良镛先生作为建筑师,除了建筑还考虑整体的城市规划,演进规划,整个人居环境。人居集团的成立也延续了那样一种思考方式,对建筑、对人的居住空间更大范围的一个思考。这就牵扯到我们从环境层面对营造是什么样的理解。

  张鸿涛:一个城市或者区域,涉及到环境有两方面,即审美环境和居住环境。古代的建造方式、取材方式应该说有些建筑是非常节能和环保的,比如窑洞。现在的城市建设,材料使用、取材存在很大的浪费。在建设过程当中、宣传理念当中能够节省材料,减少浪费,涉及到百姓居住的关注是比较密切的。

  赵冬泉:在城市的规划建设和管理方面,营造这样一个氛围就是各个单元一个有机衔接的氛围,实际已经缺失了。但信息和交互技术的发展提供了可视化和信息化的东西,将我们的设计从功能、审美上,从整个城市系统上做评估。最后提供整个城市的规划建设和运营方案,它是系统级的,甚至是一个可视化的方案。不仅有先进技术的应用,也有很深的一些积淀以及一些细节的标准化产品,更有系统整体的概念。

  袁牧:营造是两个字,一“营”,一“造”。“营”是一个谋略,一种策划,它来掌控怎么去造。“造”是真的动手。现在我们在做新的城镇化,如何让真正的城市能够达到城市所应该达到的服务社会的目的。让真正的我们公民能够享有城市的生活,这才是针对人的城镇化的进程,这个过程需要对城市,对整个人的生活环境,或者说人居来做一个考虑。这个层面让它融合,让它重新产生联系,不是让它分开。

  主持人:北京的地标建筑都有争论,很重要原因就是这个建筑并不仅仅是单体建筑,他放在这个环境里面是否合适,这是对建筑争论非常大的一个焦点。新的建筑以这种速度出现的时候,争论也会越大。

  吴耀东:重回营造更多基于中国自身目前城市建筑中的环境和发展状况中提的概念。如果我们看看全世界,发现别人一直在营造,并不重回,你懂吗?你看巴塞罗那、东京、巴黎,他们慢慢改进和发展。不是说这个概念要重回,别人不要重回,我们要重回。但怎么开始,是这个问题。

  主持人:关键是还能回得去吗?有很漂亮的新城,你去看他地下管网和空间使用做的非常低级。想重回营造,怎么回?还能不能回?可能就不光是反思的问题,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赵冬泉:强调“营”和“造”是两个过程。建立新城,不可能一步到位。这是个不断修正的系统。“造”是逐步优化完善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应该去改善和调整我们的方案,这个目前从咱们发展速度来讲都是求快,有些时候需要时间去评介的。

  主持人:我们对重回营造这个共识是有的,具备了重回营造的前提。但是在这样一个重回的过程当中,张老师您觉得应该在技术层面或者是制度层面到底能够发挥多大作用?

  张鸿涛:城市规划过程中需要把各专业团队融合到一起。后期我们人居集团,恰恰有中央的平台,有清华各个学科的资源,在规划阶段能够融合把所有问题考虑更多。

  主持人:到目前这个阶段,重回营造我们提出来吴老师您觉得我们接下来在这样十字路口,我们更有可能往哪个方向走,或者您更主张往哪个方向走?

  吴耀东:怎么重回营造,我希望信佛的人去造佛,去做该做的事情,这很重要。因为自己的自修或者是信仰,才能够得到比较完善的感觉,往那个方向走。

  袁牧:第一个坚守自己的信念这个毫无疑问,第二通过自己的信念去影响权力,第三通过影响权力通过坚守信念去掌握财富,只有掌握财富才能真正去做事。

详细记录:http://www.thupdi.com/xsz2014/index.html
 

相关热词搜索:清华同衡 学术周 群英会

上一篇:我院参加武汉举办的城市排水排涝系统研讨会
下一篇:我院参加2014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生态规划学术委员会年会

分享到: